欢迎光临上海丹闵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咨询热线:13818666362

免费咨询热线

021-54288298

第十一章 循循善诱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9-28 8:32:34 人气:

烈阳帮分部,白子岳和张国义才刚从后面踏入。 

    突然,张国义扯了扯白子岳的衣服,“是那个王健。” 

    迎面一位高瘦的青年走了过来,正是昨天直接将他们打入杂务学徒的王建。 

    “师兄好。” 

    尽管心里不爽,但白子岳还是乖巧的问候了一声。 

    一旁的张国义见状也连忙低下了脑袋,一副恭敬的模样。 

    短短时间内,他们已经见识了烈阳帮内的等级森严,杂务学徒在这里的地位可是最低的,正式弟子甚至可以随意打骂而不用受到任何责罚。 

    王建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丝毫没有理会,全然无视一般走了过去。 

    见状,白子岳反倒松了口气。 

    对方对他们无视,在他看来反倒更好一些。 

    真要揪着他们说什么,很有可能就是麻烦。 

    “呸,小人。” 

    直到王建离开,张国义才低声骂了一句。 

    白子岳闻言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清楚,这只是他的一种发泄方式。 

    两人从一开始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通过考核后直接就被分配成了地位最低的杂务学徒,任谁心里都会有怨气。 

    只是白子岳清楚,他们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依靠,即便是明叔,在这里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低调隐忍,才是最佳的做法。 

    以后实力强了,底气足了,自有机会报复回去。 

    …… 

    那中年医师配的黑纸膏效果确实极好,只是一两个小时,白子岳就感觉自己的胳膊并不怎么疼痛了。虽然如果触碰,还是能够感觉到不适,却已经不太影响了。 

    所以,在分部食堂吃过午饭后,他就连忙来到了演武场,找了个角落,站起了禅定桩。 

    至于张国义,则在呆了一两个小时后,就闲不住,离开了。 

    “禅定桩,练的是气血,练的是劲力。 

    洪刚师傅隔空传来的劲力虽然能让我感受到禅定桩修炼出来的那股劲力,对我来说却还太高级了,我首先要做的,其实是要将血液,或者说是气血,按照劲力的运转方式,运转起来。

    而气血运转,首先应该要由呼吸来带动。” 

    白子岳冷静的分析着。 

    隔空传劲传来的劲力,他可谓印象深刻,但那毕竟是别人的劲力,他只是熟悉了其运转方式,可自己要炼出劲力来,却千难万难。 

    所以,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将禅定桩分为三个步骤。 

    一是控制呼吸节奏,二是掌握血液流动方式方向,第三则是整合一切,练出劲力。 

    “所以……” 

    白子岳站着禅定桩的桩功,细想着劲力的颤动节奏方式,然后依照这种节奏,开始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以期待能够与这种颤动相契合。 

    呼……吸……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某一刻,白子岳的呼吸,终于与记忆中的劲力颤动,产生了契合。 

    他呼吸的气流,渐渐地带动他体内的血液,跟着颤动,最后流转全身。 

    于是,他的身上逐渐产生了一丝热气,很快全身就变得暖洋洋的。 

    就连肩膀上的疼痛,都因此得到了缓解。甚至就连站桩之时的那种酸痛,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消退。 

    “就是这种感觉。” 

    白子岳眼睛明亮。 

    本来只能坚持三五分钟的禅定桩,他足足站了二十分钟,才坚持不住,停了下来。 

    姓名:白子岳 

    力量:0.55(不可提升) 

    速度:0.53(不可提升) 

    体质:0.57(不可提升) 

    武功:禅定桩(未入门,不可提升) 

    魂能:795 

    “只是短短二十分钟的站桩,我的体质力量还有速度,都再次有了提升。 

    相信只要坚持练习,要不了几天时间,我就可以真正将禅定桩入门了。” 

    白子岳信心大增。 

    要知道,之前借助洪刚的传劲,他的体质和力量才得到了微弱的提升。 

    如今自己站桩,体质就直接提升了0.05,力量提升了0.04,就连速度,也相应提升了0.02,进步可谓不小。 

    “禅定桩入门,需要在站桩之时,静止不动,汗透而出,形成水滴。 

    我现在虽然做不到这一点,但身冒热气,全身温暖,却是已经可以做到了。 

    距离真正的入门,只剩下了水磨的功夫。” 

    白子岳心思安定,眼中尽是喜色。 

    即便不知道自己多长时间才能入门,毕竟他此时还是杂务学徒,马上就会有各种繁杂的工作落在他的头上,修炼的时间自然会大幅度减少。 

    但他却明白,自己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不需要再一次承受隔空传劲的痛苦,就可以将禅定桩修炼入门。 

    而禅定桩一旦入门,他就可以借助魂能的力量,直接进行提升。 

    小成,甚至大成,都不再遥远。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子岳累了就歇息,感觉好了,就再一次开始站桩。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站桩的时间,也开始不断延长。 

    最长的一次,甚至足足坚持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子岳,钱先生找我们,应该跟杂务学徒的分配有关。” 

    在远处夕阳渐落,晚霞照天的时候,张国义找到了白子岳,一脸凝重的说道。 

    “那我们过去。” 

    白子岳心中一紧,忙与张国义一起离开演武场。 

    “钱先生!” 

    白子岳两人来到钱明的那个院落。 

    “你们来了。”钱明对着两人点了点头,说道:“本来这分部府邸内,也还缺人,我也属意你们留在这里。 

    不过有人打了招呼,不想在这里看到你们。所以,我只能把你们外派出去。” 

    说着,钱明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模样。 

    “谁?” 

    张国义气愤的问道。 

    白子岳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我昨天就说你们得罪人了,看来果真没错。” 

    钱明笑了笑,脸上的疤痕反倒更显扭曲。 

    “如果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运作一下,留在分部,机会总更多一些,不是吗? 

    运气好,得到某个大人物看重,也不是没有一飞冲天的可能。” 

    钱明循循善诱,继续说道。 

    “明叔,我们村的明叔,是帮中在清河码头的班头。” 

下一篇:第五百三十九章 是因为怕我吗上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